产业 > 正文

政府数据资产可望释放出亿万产值

2018-07-05 10:21:07 | 来源:经济参考报 | 编辑:王凤臣
0

  “目前可利用、可开发、有价值的数据80%左右都在政府手上,这些沉睡的数据一旦被激活,或将释放出亿万产值。”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九次方大数据创始人、贵阳大数据交易所执行总裁王叁寿如此表示。

  王叁寿称,作为重要资产,政府数据资源可循环,使用价值可持续,是地方政府追求创新力及新动能转换的源泉。与土地一样,数据资产有望成为国家发展的关键性基础战略资源。而“土地财政”将一去不复返,“数据财政”或将成为新时期地方政府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

  政府数据量远超互联网巨头

  当前,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为代表的新经济茁壮成长,引领人类社会由工业经济时代进入数字经济时代。

  在交通、医疗、旅游、金融、能源等领域,过去数年间大数据以爆炸式的发展速度迅速蔓延至各行各业,并催生了规模巨大的产业。数据显示,在2017年世界经济平均增长率徘徊在3.2%左右时,数字相关产业的增速却达到了世界经济增速的2至3倍。

  在全球数字化进入全面渗透、跨界融合、加速创新、引领发展新阶段的大背景下,我国数字经济得到长足发展。我国数字经济迅速发展有其内在原因,“互联网+”行动计划推动了数字技术与传统经济的创新融合。各地政府积极参与到数字中国建设中,一方面,推动政务数据开放共享,改善社会公共服务的模式和效能;另一方面,主导与大数据公司的合作,使多元化的大数据应用工具引入到产业生产中。

  受数据资源分布特点影响,我国已经形成政府大数据、互联网大数据、行业大数据三分天下的格局,其中政府数据资源又占“大头”。权威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信息数据资源80%以上掌握在各级政府部门手里。

  王叁寿认为,无论是从数据资源分布特点,还是从数据资源质量来讲,政府数据是现阶段数量最庞大、价值密度最高、涉足广度最宽的数据资源,其价值远远超过其他任何一个行业垂直领域的数据价值。

  相关资料显示,每创收100万美元,银行业平均产生820GB的数据,数据强度高居各行业之首。而在相同创收条件下,电信、保险和能源行业数据强度分别为490GB、150GB和20GB。看似庞大的数据,与政府数据相比也不是一个量级。“激活北京市政府这二三十年来的数据资源,就相当于10个阿里巴巴。”王叁寿说。

  就大数据的质量来看,无论是BAT(百度、阿里、腾讯),还是某一行业垂直领域,其数据种类的单一化程度较高。而政府大数据则涉及工商、税务、司法、交通、医疗、教育、通信、金融、地理、气象、房产、保险、农业等领域,数据的种类繁多,关联性强,统计规格较为统一,便于应用处理。

  因此,激活政府数据价值,在国家大数据战略中具有重要意义。在王叁寿看来,政府数据就像是“地表水”“地下水”,其价值亟待挖掘。激活政府数据价值要分五步走,即打井、铺数据管道、建“水库”、引“自来水”、生产“可乐”。通过数据脱敏、清洗、建模、分析等流程,将“地下水”变成“自来水”,这些“自来水”数据通过应用场景变现,变成价值更高的“可乐”。

  数据资产以三大价值赶超土地价值

  巨大的市场空间和旺盛的应用需求,为我国大数据产业的创新发展提供了强大的驱动力。

  王叁寿认为,政府手里的数据价值正在拓展释放空间。“数据资产”就像几十年来的“土地资源”一样,挖掘价值充分盘活,将带来中国未来可持续的新增长。

  他说,从经济学角度来说,大数据并不是一个独立存在的行业,而是与传统行业相互叠加或者跨界重组,作为传统行业的催化器或者助推器存在。但是,与土地资源相比,数据资产具有衍生性、共享性、非消耗性三大价值,打破了自然资源有限供给对增长的制约,为持续增长和永续发展提供了基础与可能。

  其一,衍生性。数据资产的衍生性,即是开发数据资产潜在价值,更多是其在使用及交易过程中,立足于需求提供相对应的相关数据“新产品”。

  对于企业来说,衍生品的开发是企业数据资产运营的重要一环,是实现企业数据资产创新利用的有效手段。衍生性的有效利用,可以帮助实现企业数据资产潜在价值开发,丰富企业数据资产整个生态链,推动企业实现数据驱动的目标。

  其二,共享性。数据资产的共享性,即是实现数据资产价值最大化,数据资产具有可以提供给他人而不会令其使用价值减少的特性。同一数据,可以同时支持多个个体使用,不同个体对同一数据的利用将产生不同的价值。这一特性,成为企业数据价值挖掘的核心着力点,利用好共享性,将能最大限度地挖掘数据资产价值。

  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中提到,在开放前提下加强安全和隐私保护,在数据开放的思路上增量先行。政府数据共享和开放,是政府数据信息公开最直接的政策性“红利”,满足了民众对多元化数据的需求,是大数据产业发展的一大突破点。

  盘活可合理利用、开发的政府数据,打破“信息壁垒”和“数据烟囱”,能使各部门之间的数据进行碰撞产生聚合价值。推动“大数据+”深度融合,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公共服务水平,将为传统产业注入新动能,实现经济社会的转型升级。

  其三,非消耗性。即是数据资产无限循环利用、价值可持续。数据所能产生的价值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但其并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正常使用而消失,反而会进一步丰富数据,使数据具有新含义或增值,是一种可重复利用的、符合可持续发展观的资源。

  政府数据是重要的政府资产之一,是政府追求创新力、增长性的宝藏。对其进行融合分析、开发利用,可以实现预警、预测、智能分析和辅助决策,推动经济社会走向数字化、智能化。同时,政府数据之间的碰撞融合,将释放不可限量的价值,在社会治理、服务方式变革与传统产业转型、创新中发挥着颠覆性作用。

  “数据财政”成为政府增收重要渠道

  权威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大数据市场规模将超过8000亿元,未来中国将成为全球数据中心,成为世界第一大数据资源大国。

  王叁寿表示,数据的产生主要是基于人的活动和企业的运营,这两方面中国在世界上都是居首位的。当中国进入到大数据时代,数据将是继土地资源之后的第二大资源,各地政府应该向数据要红利。

  他说,在新常态下,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全球化红利等传统经济动力逐步减弱,大数据成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刻不容缓的刚需。土地为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开始让位于大数据主导的经济增长模式,“土地财政”将转向“数据财政”,每个城市都应该将数字经济产值作为衡量一个城市新动能转换、产业升级、产业结构调整的最重要指标之一。

  在当前新形势下,大数据是数字经济的核心内容和重要驱动力,数字经济是大数据价值的全方位体现,数据走向资源化、资产化、资本化是大势所趋。在这一过程中,建立高效的数据交换共享机制,实现数据的互联互通、信息共享、业务协同,将成为深度利用分散数据,打造协同发展格局的有效途径。

  据王叁寿判断,不管未来人工智能走到哪一步,只要地方政府做应用场景,就绕不开政府数据。未来80%的大数据应用场景,都将严重依赖政府数据这一“生产资料”。未来每个城市都会有五张网,即自来水网、电网、燃气网、路网、数据管网,一个城市的数据就像城市的基础设施一样,它应该是无处不在、可持续利用的资源。

  政府数据价值的释放,将带动社会进行增值开发和创新应用,助力我国传统行业创新转型——精准营销、智能推荐、金融征信等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涌现出了个性化定制、智慧医疗、智能交通等大数据应用示范,对推动经济发展、完善社会治理、提升政府服务和监管能力具有重要价值。同时,也催生了一大批大数据企业在中国崛起。

  作为估值已过百亿的企业,多年来九次方大数据始终秉承着“激活政府数据价值,构建全球数据生态”的使命,目前已累计与67个省市政府平台公司合资成立地方大数据产业发展公司,助力各地方政府更好地激活沉睡的数据价值。以国内首个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贵州为例。通过持续深入推动大数据战略行动,2017年贵州大数据相关产业产值增长了86.3%;同年贵州省GDP总量突破1.3万亿元,较2016年增长10.2%,增速高于全国水平3.3个百分点;贵州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2017年增长达7.2%。未来五年间,贵州谋求数字经济年均增长率在20%以上。

  王叁寿称,九次方大数据将自身定位于中国数据资产运营商,以独有的数据资产运营方式,盘活政府及行业数据资产存量,协助各地政府实现传统产业的转型改造和优势产业的跨越式升级。“与一般大数据公司最大的不同,是九次方一直致力于帮助城市搭建大数据平台,并基于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