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营商环境集中整治行动专题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农业 >

“互联网+”现代农业,应该加什么?

来源:人民网 文章作者: 2016-03-12 07:04

    今年是“十三五”的开局之年,可时至今日,我们还是经常从媒体、微博、微信上看到某种农产品“卖难”的消息,作为中国农业的主管部门,农业部应该如何破解这个“难题”?现在网上购物越来越兴盛,很多农产品也借助“电商”的网络平台,都飞出了大山,卖出了以前想不到的价格。应该怎么看待农产品“电商”的发展?怎样理解“互联网+”现代农业?它的准确定义是什么?“互联网+”对农业、农村、农民带来了哪些改变?2016年两会已至,农业部副部长屈冬玉及全国人大代表与相关专家将做客由人民日报、人民网推出的两会报道全媒体栏目“两会e客厅”。更多热点问题,敬请关注本期访谈节目。
    主持人
    “e两会 话改革”,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人民日报和人民网为两会报道专门开辟的全媒体栏目“两会e客厅”,我是今天的节目主持人,人民日报记者冯华。今天我们将要谈论的话题是“互联网+”现代农业,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三位嘉宾,他们是农业部党组成员、副部长屈冬玉先生。
    屈冬玉
    大家好。
    主持人
     全国人大代表、中共泸州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刘强先生。
    嘉宾刘强
    大家好。
    主持人
     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赵春江先生。
    嘉宾赵春江
    大家好。
    主持人
    说起农业和每个人关系都很密切,我们今天谈论的话题则是把最传统的产业和最新兴、最热门的技术结合在一起,他们能够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未来会给我们什么样的想象空间,大家都很期待。当前从中央到地方,包括农业部都在积极地推进“互联网+”农业,也涌现出了很多热点。
    首先我想问一个大家感触比较深刻的问题。随着互联网传播手段的进步,我们在微博微信上经常能看到有网友发布某种农产品又滞销的信息,给大家的感受是农产品“卖难”的情况比以前更多了,请问屈部长您怎么看待农产品“卖难”,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
    屈冬玉
    第一,农产品“卖难”是一个世界性的正常现象,因为农业生产本身是自然再生产和经济再生产的过程,而农产品大多数是鲜活的、有生命的,所以不可能像工业品那样精准地去生产、精准地去销售,这是农业生产自然属性决定的。
    第二,既使是工业品,还有库存的问题,比如说耐储藏的农产品也可能储藏一段时间,不能叫滞销,不管是发达国家还是我国,滞销的往往是鲜活农产品和不耐储运的农产品,这是需要说明的。农产品滞销既是一个经济行为,也是一个生产行为,就是说你生产出来的不一定就卖的出去,再好的东西也可能卖不出去,因为要受经济规律的约束。
    第三,农产品滞销和我们国家的发展阶段、发展水平密切相关,我们还未像发达国家生产、加工、储藏、物流和消费整个链条是很完整的,而且由于信息的对称,所以它是比较均衡的。尽管如此,还有时候法国的农民又倒奶了、美国的农民又把西红柿拉到政府门前去示威。我们要努力地去改进,尽量地以销定产,当然要通过市场行为和政府的服务。
    主持人
    当然,我们在基层还发现了另外一种现象,就是借助于“电商”的网络平台很多藏在大山深处的农产品,都飞出了大山,卖出了以往想象不到的价格。我想问一下屈部长,您怎么看待电商的发展?
   屈冬玉
    电商最近这两年很火也很热,去年我到基层去调研,浙江省临安市有一个白牛村,这应该是一个山村,过去卖山核桃就十几块钱一斤,发展电商后,市场拓展了,销售半径增大了,价格从2013年的15元/斤,2014年卖到了三十多块钱,我去年去的时候是四十多块钱一斤,一户可以卖到几千万的销售额,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方兴未艾,这是发达地区。甘肃的成县,重庆的秀山,还有安徽等地方,都在发展农村电子商务,效果都不错。
    农村电子商务带来的变化主要是整合了商业模式,把农村的土特产标准化,然后再就地加工,然后销向全国。把有限的市场扩大到无限的市场,或者说把潜在的市场扩大了。原来山核桃市场很小,只有浙江一小部分人吃,北方人都吃大核桃,通过电商浙江的山核桃还卖到新疆去了,新疆有大的薄皮核桃,当然新疆的消费者也需要尝尝这个江南特产。在宁夏,枸杞主要是中国人当做中药材吃,但现在欧美人也进口了很多枸杞,他们把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干果和功能食品来吃。
    所以电子商务包括“海淘”,把农产品的空间大大扩大了,所以我觉得农产品通过电子商务既可以开辟新的市场,又可以倒逼农业的标准化和产业化、规模化,促进农村的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我到浙江去看,山核桃有种的、有加工、有专门设计包装盒的,这就是一、二、三产业联动。连网站的建立,政府支持了一点,支持专业化的发展。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把农民留在农村,让农民享受到现代文明,把农村社会经过电子商务和信息技术的改造来升级。促进了城乡真正的融合发展,这是电子商务所始料不及的。你买拖拉机,就是大型的农机具,也可以通过电商下农村,比如传统的要买台拖拉机还要跑到县城,现在通过网上电子商务,线上线下,农产品进城和工业品下乡通过电子商务也实现了良性互动,我觉得这应该是农业部和国家都在大力推进,我们还联合有关部委出台了推进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行动计划。
    主持人
    很期待。想问刘市长一个问题,您作为来自地方的代表,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在基层农产品电商的实践,还有农业信息化发展的现状?
    嘉宾刘强
    在基层,信息化在现代农业发展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其中包括电子商务。在泸州主要做了三个方面的事,第一,在种植业和养殖业的生产环节运用物联网,比如蔬菜的种植通过物联网,手机信息可以监控蔬菜水肥的调节、防治病虫,也可以远程通过互联网转到手机上,都可以看到,所以物联网在种植业、养殖业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第二,消费者很关心农产品质量和安全问题,我们建立了质量安全的互联网追溯体系。第三,电子商务。刚才部长讲了,电子商务解决了农产品的“卖难”问题。比如说泸州有个国家级的贫困县,叙永县有一个园艺电子商务公司,去年就把老百姓的茶叶、凤眼乌骨鸡、紫薯、红薯销出去了。原来这些产品是在县的范围内,最多在泸州市范围内,现在销往全国各地,通过电子交易就是630万人民币,带动了14000人的增收、增产,所以在基层正在蓬勃兴起。
    主持人
    刚才我们看到的小片反映了海南省互联网农业小镇的发展现状,“互联网+”现代农业是当前社会的一个热点话题,去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也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 也提出了要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今年又有什么新的部署?农业部门如何落实?
    屈冬玉
    第一,去年李克强总理在两会期间提出实施“互联网+”行动计划,随后国务院又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包括“互联网+”行动、大数据、电子商务、“双创”、农村物流等,农业部今年更要深入推进“互联网+”,因为已经提出了很明确的目标,到2018年所有的公共数据要实现基本的共建共享,这个任务是很重的,农业的基础很弱,我们即将出台 “互联网+”现代农业的三年行动实施方案,这个我们要抓紧落实。
    第二,大数据的一系列重大工程,我们编制了大概十来个重大工程项目,要跟发改委和财政部来对接,抓好落实。把农业的生产、农民的生活和农村社会的发展,有关大数据收集、整理、加工、开发、应用,这就是真正实现中国农业农村的现代化,就是城乡一体化发展,这个任务很艰巨。
    第三,我们要制定标准,因为农业大数据、农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比较薄弱,现在还有约70%的农民没有利用互联网,国家要从基础设施方面,包括中国电信等这些大的通信运营商要去做,但是作为农业行业主管部门来说,要把这些农村的气象、土地、自然资源和生物资源的数据收集起来,这也是一个很浩大的工程,标准是基础,数据没有标准,弄出来一堆大数字,就不是数据化了,更不可能在线化。
    第四,我们还按照国务院主管领导的指示在组织全国农民如何用手机,不管搞“互联网+”也好还是搞电子商务也好,必须加强农民对手机功能的培训,农民不像城里的年轻人能自己在那捣鼓,所以农民手机功能应用的培训也是新时期培训农民的一个重要的事情,农业部专门出台了文件,也要抓好。
    最后一点,是要抓好各地经验的总结和推广。泸州也好,发达地区的浙江、江苏,中部地区的安徽、湖南、湖北,还是西部地区的宁夏、甘肃、云南,甚至新疆、青海也好,互联网给我们一个机会。互联网减少了物理距离,过去在北京到图书馆看书是有优势的,现在西部只要勤奋的人就没有这个差距了,只要勤奋就可以。所以这个机会对于农业农村是实现弯道超车的历史性机遇,所以要抓各地经验的总结,这样可以在全国互相学习。最近我们在海南组织了一个调研活动,是关于“互联网+”现代农业小镇建设的。做单一的电子商务或者单一的公共服务是不够的,因为互联网要深入到农业农村农民的生产、生活、生态、生命,要为“四生”服务,这才是真正的互联网时代的生活。而且这是第二代互联网,第一代互联网主要是游戏功能、搜索功能,简单的门户网站。第二代是要彻底重组我们的生活方式,把现实生活重新整合一下,所以我们现在城里和发达地区、发达国家已经这样,农村也要跟上。
    主持人
    刚才屈部长谈了他对“互联网+”现代农业的认识,想问一下专家和代表,您二位对于“互联网+”现代农业是怎么理解的?尤其是“+”号背后应该怎么加?
    嘉宾刘强
    我理解的“互联网+”现代农业应该是从几个层面去加。一是生产层面,运用互联网和物联网相通,解决生产过程养殖业、种植业生产情况的了解,还有远程监控和指挥,让我们的标准化、规范化。种植、养殖技术能够运用好,生产什么、怎么生产、生产环境等等得到充分的指导。
    二是物流环节,农产品生产出来之后需要物流,智慧物流,网上信息发布,在这方面互联网发挥非常大的作用。过去是千家万户的农户,加上正在发育的农村农场和农民合作社,都要对接千变万化的市场,但是有了大数据、互联网包括移动互联网,马上就提升了,视野就开拓了,市场就大了。
    三是营销,特别是电子商务的蓬勃发展。解决农产品卖难的问题,解决农产品质量问题,包括标准建设问题,所以我觉得“互联网+”现代农业在生产环节、物流环节和营销环节都有很大空间可以发挥积极作用。有了互联网这个支持,现代农业应该会发展的更快更好。
     嘉宾赵春江
     刚才部长和市长讲的这些内容,综合起来,我认为“互联网+”现代农业有这么几个特征。
    一是把信息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要素,要参与到生产生活各个方面。二是要把信息和我们所从事的生产、经营等一系列的活动深度融合。三是通过这种融合,要形成一种新的发展模式,甚至一些新的业态。比如电商,过去像老百姓把农产品拉到集市上卖,现在可能就不是这种方式了,而是通过电商,很多农产品好像都看不到就已经销售完了,这种销售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过去,“农产品旅游”就是说,比如内蒙生产的土豆,转一大圈内蒙人还是买到自己的土豆,但是这个土豆在全国已经转一圈了,这就是过去信息不对称,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这些问题会得到逐步解决。当然,现代信息科技的发展,虽然很快,但是我们从科学的理念角度来理解,也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
    刚才屈部长讲的标准的问题,实际上有很多的还有社会上体制机制的问题,还需要积极探索。还有我们的诚信体系问题等等,随着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工业化、信息化,特别是后工业时代信息化的发展,让我们难以想象,对我们的社会、生产、经济各个方面的重大影响,但是我们还是一步一步去踏踏实实地走。
    主持人
    “互联网+”现代农业现在是方兴未艾,但是它是一个新生事物,也存在方方面面的问题。在三位看来,当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屈冬玉
    应该是分几个方面。第一,基础设施的问题,城乡的数字鸿沟最大的差距是表现在基础设施的差距,北京、上海都说宽带速度慢与快的问题,农村是有和没的问题,所以要解决有的问题,这是需要国家采取一系列的政策,政策上要鼓励。一些投资商,大的基础设施投资,他也得算帐,一个村里十户人家,他投几百万去拉一条光纤,从经济上不合算,但是社会效益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中国的“四化”同步,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要“四化”同步。首先在政策设计上和投资方向上,比如村镇的建设和信息化的建设要同步,几个村要并成一个镇的时候,人口相对集中的镇可以先做,这是我觉得要有效解决基础设施的问题、规划和建设问题。
    第二,要解决农民现代信息技术应用和培训的问题。解决这两个问题,要发挥市场的作用,社会进步有一个自然的历史规律,太急也不行,从产业部门来说我们只能当推手,去推动,像农民用了这个技术,能够改善他的生产生活,这是我们的切入点,其他的你也不能包办,当然也不能袖手旁观、无所作为,我觉得这是我们的态度。
    第三,诚信问题。刚才赵春江同志说的,“互联网+”面临的问题是诚信问题,但是我从另一个角度讲,通过“互联网+”现代农业农村和互联网小镇的建设,恰恰可以培育和改善中国社会的诚信体系。年轻人为什么用网络购物,刚开始买的东西有可能大家都是试着去买,小件的去买,买来之后觉得物有所值,慢慢就建立了信任关系,所以你们的语言都是像“恋爱”一样:亲。所以慢慢就建立了80后、90后适应的这种诚信体系,我觉得比以前好多了,这是社会进步。所以说“互联网+”,我看了很多文章,实际上是全民的诚信教育、诚信实践和诚信体系正能量的聚集,所以农业农村的互联网在推进过程中恰恰会大大加快中国整个社会的诚信体系建设。  
    主持人
    有道理。刘市长您谈一下。
    嘉宾刘强
    刚才部长谈的很好,“互联网+”现代农业我觉得有几个方面还是薄弱环节。第一,是信息基础设施应该加快建设,像我们泸州有123个乡镇,1346个行政村,这两年实施了宽带乡村行动,但是实施下来我们还有90多个村没有通,不到10%,跟电有关系,都是在贫困山区,今年底我们要把它解决。信息基础设施的解决,首先解决有和无,第二解决优和差。
    第二,市场主体主要是企业,信息化的现代农业和“互联网+”农业必须要由企业主体来做事。有几个主体:一是大数据主体。泸州最近引进了华为,在我们那做企业云和电子商务,包括农村电子商务。二是电商企业,有做平台、有做应用的,目前企业主体这方面发育还不足,一方面要培植本乡本土的,如中国乡村购,一方面要运用成型的平台,如淘宝网、苏宁易购、天虎云商。
    第三,网点建设。电子商务必须要有网点,包括每一个老百姓自己去卖东西,一定要有电商的网点来整合农产品,包装农产品,销售农产品,我们是1346个村,现在我们只建了300多个,123乡镇只建了80多个。我们最近已经开会安排了,今年年底前,所有的村里面要把农村电商的网点建设搞起来,每个村大概有10万块钱左右的投资,必须搞起来,缓解我们的“卖难”问题。
    第四,人才不足,专业人才,包括照相的、上网的,还有营销的,还有搞包装的,还有物流的,这些共同构成电子商务的人才队伍。
    屈冬玉
    过去农民只知道种庄稼,不会卖,原来是“提篮小卖”,现在卖的方式变了,所有的东西都要变。
    嘉宾刘强
    需要各种专业人才构成一支数量充足、结构合理、质量较高的服务人才队伍,所以这方面我们也正在加快培养。
    嘉宾赵春江
    刚才两位领导都谈到了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从我们在农村做农业农村信息化研究和实践当中,的确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比方说数据的搜集和积累,需要信息的采集设施,目前我们还不太健全。现在随着信息化的发展,实际上农村的“最初一公里”,也就是获取信息,已经成为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否则我们不可能持续地按照时间序列积累这些大数据,这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
    在国家“四化同步”中,农业这方面本身就是弱的,农业信息化的建设又是短板中的短板,所以国家从公益角度,从社会发展的角度,往农业领域、农村领域进行信息技术的投资还是非常必要的。从国际上讲缩小数字鸿沟。在“千年计划”里,当时在2003年,世界信息峰会是在日内瓦开的,我当时是接受一个奖,在那里提出了一些非常明确的目标,就是在农村地区,学校、医院、幼儿园都要有互联网,能发邮件,能看多媒体的信息,这是一些基本要求,所以农村的基础设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第二,今后也是给我们专家提出了一些新的要求,将来信息服务要能够更加精准的服务,要提供个性化的服务。现在大部分服务都是广播式的服务,就是我说一句话大家听到了,能理解的就可以了,不能理解的就有问题了。比如养猪的,可能给他的是种菜的信息,这是不对的。河北的人种小麦和云南的人种小麦用的技术也是不一样的,要根据农民生产经营的个体,被服务的对象提供精准的服务,这涉及到一系列科学技术的研究问题,但是我觉得共同努力还是能解决这些问题的。
    主持人
    刚才三位都谈到了农村信息化基础设施薄弱的问题,我们事先也征集了一些网友的提问,有一位来自农村的网友通过微信发来了问题,跟刚才大家谈到的差不多,我给大家先念一下。这位网友的提问是:我是一位90后的农民,我也想赶着农业和互联网结合的大潮,多了解一些农业知识,多卖点我家的农产品,但是在我家乡,网络的覆盖范围和网速都不理想,非常影响我们跟上这个潮流,网友想问一下屈部长这个难题怎么解决?
    屈冬玉
    我们一定会推动解决,中国现在真正生活在农村的人还有6亿多,6亿多是什么概念?就是全世界农民除了印度以外,所有国家农民加起来就是6亿多。中国的农村量大面广,刚才刘强同志讲,泸州市还有一个山区贫困县,中国还有68%是丘陵、山地、旱地,所以平原地区的农村,相对来说基础设施的成本比较低一点,同样一公里的光缆或者两公里的光缆覆盖的人口差很多。所以中国的国情,我们由此想到,总书记说了广大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这是我们必须确立的目标,要努力去做,一定要一步一步来做。但是小平同志告诫我们,中国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中国的国情,特别是农业农村,中国的广大中西部的丘陵山地,还不含大山区。要覆盖互联网是多么伟大的一个工程,所以我们会推动有关部门来抓紧落实。特别是各地,中国有一个体制优势,只要县里面的主要领导认识到这个事,这个事就好办。我觉得全国2800多个县区单位,真正农业县也有1400多个,如果这个能做一年、三年、五年、十年,能够做下来,再加上一部分人口的就地城镇化,这样,能过上互联网生活的总人口数量就会大大增加。
    主持人
    还有关于农业物联网的问题想问问您,刚才刘市长也提到了,一般提起“互联网+”现代农业,可能大家想的比较多的是农产品电商,但其实农业物联网在农业的生产经营环节发挥更大的作用,想问一下农业部在这方面有哪些推动的措施?
    屈冬玉
    农业物联网农业部已经抓了好几年了,我们的余欣荣副部长在安徽工作时就在抓,他到部里工作以后在全国几个省区,按不同的作物、不同的生产类型,设施、蔬菜、水产,还有大田作物,还有花卉园艺,都在应用不同类型的物联网生产技术的组装,这是基础。当然还牵扯到市场信息,比如下一步我们要搞全国批发市场,农产品批发市场的物联网技术,这可能是来的比较快的,农业部信息中心和赵春江他们专家组也在谋划这个事情,就是批发市场的物联网。
    第一,我们要把生产、生活、生态几个融合在一起的物联网,海南省委省政府,他们最近一年,抓了10个互联网农业小镇,我觉得这又是一个措施。当然我们还搞了12316和信息进村入户,这项工作将来所有的县都要全覆盖。所以物联网这个技术本身不是太新鲜,但是在农业上的运用,难度远远大于工业,因为我们服务的对象是生命体,不管是作物还是猪牛羊、狗鸡马、鱼,每天都是不一样的变化,物联网数据的采集、数据加工、数据再反推回去调控,信息的调控,参数的设计,这些都是千变万化的,这个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第二,所有农业物联网用的设备,要量产,因为工业基础在这儿,首先生产的都是高端的、娱乐的,一个MP3、MP4能够卖多少钱,但要是物联网的设备原件太贵了,农产品的成本就高,所以我觉得设备设施的量产和降低成本,也是下一步要重点推动的。
    第三,要充分发挥协同作用,就是工业物联网和其他物联网的溢出效应,欢迎它们加入到农业物联网的研发、推广和应用,我们也支持专家、企业组织联盟,去年9月份在重庆召开全国农业市场与信息化工作会,已经有一大批有潜力的公司在从事农业物联网,我们也看到了很好的曙光和希望。
    主持人
    给我们描绘了一个非常好的前景。最后再提一个洋气一点的问题,现在最时髦的那个词,大数据,关于农业大数据,农业部也在做很多的工作,他今后的发展前景是什么样子的?
    屈冬玉
    大数据这个概念,我曾经在一次会上说过,农业大数据首先要解决的不能是大概数,现在很多都是大概数,大数据是建立在数据的精确、科学采集基础上的大数据,农业部会同有关部门和专家,在分产业、分行业制定大数据的标准,这是大数据第一项的工作。
    第二,农业大数据,简单来说是农业生产的大数据、营销的大数据,是方方面面的大数据,包括农民的大数据,他的医疗、他的生活所需要的大数据,还有农村社会的一些大数据,我感觉现在任务相当重,当然一定要做,就是天下大事必做于细,一步一步做,我觉得农业部本着这个精神。我们发了实施意见,要求各地各部门,我们刚才也说了要总结各县,特别是县和市一级,因为他们是一个完整的政府,做什么事还是能推动的。
    第三,农业部门一定要瞄准农产品,因为现在中国的农业是国内国外统筹的,是开放的,跟过去不一样,过去是封闭的,自给自足的,现在任何一个产品可能是和国际竞争。比如葡萄酒,可能会和法国、智利,智利还是零关税,还有澳大利亚、美国。还有粮食,水稻不仅仅是中国,东南亚也生产,大到粮食作物,小到经济作物的产品,这些数据不仅仅是生产数据,大数据一定是全产业链的数据,这是很重要的概念。搞农业的,农民也好,管农业的也好,包括农业部门本身,往往讲产中的数据比较多,所以大数据必须是全产业的数据。一个辣椒,过去只管辣椒种子、辣椒苗、辣椒生产和产量,现在的辣椒是从辣椒科研的数据,到生产的数据,到辣椒加工的数据,甚至辣椒餐饮业的数据,甚至再往前,辣椒文化的数据,这样是叫全产业链的数据,这是农业大数据的特点,是一二三产业贯通的数据。
    第四,农业部要推动的是跟其他大数据相向而行,我们是落后的、我们是短板,工业的、城市的大数据,智慧城市建设,农业和农村怎么和智慧城市结合,因为每个智慧城市都有郊区,最近我们跟有关部门说智慧城市建设千万不要忘了郊区,郊区恰恰可能是农业大数据率先突破的地方,包括泸州市,再小的城市也有一个小郊区,所以我也希望刘市长回去把一个郊区,哪怕是一个乡镇,搞一个互联网小镇,搞一个大数据示范小镇,不是全推,马克思主义教育我们一定要抓住主要矛盾,抓住优势领域,重点突破。
    主持人
    通过今天的访谈,我们对农业信息化的重要性、对“互联网+”现代农业的内涵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可以说信息化对于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推进农业供给侧改革具有重要的牵引和驱动作用,是现代农业的制高点,我们也期待着“互联网+”现代农业在“十三五”时期能够蓬勃发展,结出更多的硕果,为农业的发展和农民增收作出更大贡献!
    今天的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感谢三位嘉宾的参与。今天的访谈将刊发在《人民日报》,更多详细的内容请见人民日报客户端、微博、微信、电子阅报栏、人民网强国论坛等。感谢三位嘉宾,再见。

版权及免责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京津冀一体化频道”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商务新闻网京津冀一体化频道,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商务新闻网京津冀一体化频道”。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京津冀一体化频道)” 的作品,均转载自国信办公布可转载的其它新闻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电话:010-58360287

京ICP备10010491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22号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101200603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邮编:100078  投诉电话:010-58360287

中国商务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Copyright 1998-2015 by www.com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