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走出北京 一年一个样 - 重点企业 - 中国商务新闻网京津冀一体化频道

重点企业 > 正文

企业:走出北京 一年一个样

2017-12-29 10:47:24 | 来源:北京日报 | 编辑:王凤臣
0

  编者按

  一家家商户走出北京,带着北京特有的豁达与质朴、勤劳与精干;一家家企业扎根津冀,把先进的理念、创新的种子播撒在燕赵大地、渤海之滨;走出北京,海阔天空!

  空间大了,市场大了,利润多了,心气高了……回首2017年,他们不仅走得远了,也走得更加精彩,都有了实实在在的收获!

  让我们走进这一个个普通商户的店铺、一个个企业的厂房,倾听他们的故事,为他们喝彩!

  京唐港将重现西直河石材城繁盛

  讲述者:英良石材厂厂长 石万强

  为在大规模疏解前获取先机,2013年开始,我们陆续去过武清、香河、唐山等环京城市,最终决定将厂子迁到唐山海港开发区,因为这里有便利的交通、优越的政策环境,最吸引我们的是这里规划的京唐国际石材城,我能看到石材行业在这里繁荣发展的希望。

  英良石材可谓石材行业的龙头企业,在全国石材行业中名列前十,公司原址在北京西直河石材市场,曾参与北京20多个建设项目的石材供应及建设。

  选择海港开发区,首先是因为这里建有保税仓库和保税物流中心,这里是河北省港口中唯一具有该功能的港口,石材原料进口交易更方便、更快捷。其次,这里集装箱航线发达,京唐港已与天津港展开集装箱运输合作,目前已开通内外贸航线三十条。另外,这里铁路、公路发达,能够实现海、铁、公联运。

  搬迁之前,我们最大的顾虑是怕丢失客户。毕竟在北京做了那么多年,企业知名度也比较高。今年年初正式投产后,很多客户不了解这边儿的生产环境,还是不太放心,所以上半年几乎没什么业务。但经过我们持续讲解,从8月份开始,活儿多到干不完。

  现在的厂区面积比在北京时扩大了3倍多。因为我们是龙头企业,不仅要起到疏解的带头作用,更要起到环保生产的示范作用。我们厂在每个粗磨的地方都上了顶级的排尘设备,工厂内外都没有一丝烟尘。此外还升级了污水处理设备。

  如今,很多石材厂还在建设中,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投产,这里将重现北京西直河石材产业的繁华,甚至比在西直河时更加繁盛。

  记者手记

  当被问及从北京搬到唐山对他个人有何影响,石万强腼腆地笑着说,“之前在北京,总是漂泊的感觉,也不敢把家安在那儿。”来到唐山,石万强开始筹划着买套房子,把老婆孩子都接过来。离开北京、落户河北,工作生活两不耽误,石万强收获了一份“小确幸”,这份安定来之不易。

  本报记者 吴娜

  搬到高碑店 利润空间大了

  讲述者:北京绿沃晋宏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樊晓强

  我们公司是在北京新发地市场做进口水果生意的,一年几个亿的流水。北京新发地市场在四环边上,确实空间有限、承载能力有限。国家提出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战略,这是天时;高碑店有优惠政策和便利交通,这是地利。我们公司就此把高碑店确定为未来发展的方向。

  2015年10月25日,高碑店新发地市场开业时我们就把公司三分之二的重心从北京转移到了高碑店。既然认定了是方向、重点,该投入时就得投入,我们在高碑店的员工人数是北京的两倍。

  疏解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员工对新市场信心不足。为此,我一方面跟员工讲国家的政策、规划,告诉他们这是方向和机遇;一方面加紧对员工业务能力、服务意识的培训。经济再好也有做得不好的企业,经济再不景气也有做得好的企业,关键在自身。

  刚开业时因为春节采购量大、货多,我们是盈利的,2016年时市场不太好,出现亏损。同来的一些商户信心不坚定撤了,我们从北京带过来的客户也有一半回去了,但从总体规划上看,我觉得高碑店有天时、地利,只要公司人和,在这里发展没问题。何况市场生态的培养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太快了反而不踏实。

  为扭转局面,我们进行内部调整的同时转变思路开拓市场,采取了三项措施:一是跟更多的超市对接,与保定地区的超市建立起合作关系;二是涉足电商,做农产品生态;三是成立专门的渠道部门。结果做得挺不错,还经常有意外的收获,发掘出不少上下游客户,比如有些以为是零售人员,接触几次后发现是批发商,以及和产地进行合作等。

  2017年我们走出了阵痛期,又开始盈利。北京和高碑店两边的流水已经差不多了,北京走货量大,高碑店利润空间大。而且,我们利用高碑店成本低的优势,扩大了公司的消费人群,这对公司将来的发展非常有利。

  记者手记

  采访过程中,樊晓强数次强调:“不管大环境怎么样,关键是自身。”樊晓强认为,“如果企业员工对自己的企业和工作感到自豪,企业就能发展起来”,一个个商户发展起来了,市场也就发展起来了。诚然,一个企业乃至市场的发展,天时、地利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人和。

  本报记者 颉亚珍

  政府全程代办 免了不少麻烦

  讲述者:燕化永乐乐亭工厂总经理 周贤龙

  一批批环保型农药走下生产线,投产时间比预计还要提前,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燕化永乐是一家化工企业,主要生产微毒或无毒农药。2014年底,为响应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政策,燕化永乐决定外迁。考虑到长江中下游是产品的主要销售市场,公司准备将分装生产部分迁往湖北武汉。项目组苦等了1年,但是武汉市的土地指标迟迟没有批下来。

  一筹莫展之际,有人向我们推荐了河北乐亭。第一次来到这里,我便开门见山提出,能不能拿到土地指标。当地政府给出了肯定的答复。他们介绍说,乐亭县有丰富的沿海滩涂,这里的土地无法进行农业生产,因此土地指标的审批相对容易。当时政府承诺一个月办下来,没想到真的一个月就办下来了。

  土地拿到了,让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没想到后面的事情则更让人踏实。得知企业外迁的消息后,乐亭县政府派专人与企业对接,从开始的接触洽谈、入场施工,到设备安装完成、调试生产,当地政府全程代办,免了企业不少麻烦。

  今年10月,总投资3亿元的乐亭工厂投入使用,这里每年可以生产新型环保型农药复配制剂2.8万吨,产品占领国内市场份额超过两成,远销南美、非洲、中东、东南亚等40多个国家和地区,年可实现销售收入30亿元。投产运营,也算是我们对当地政府的回报。

  今年冬天,乐亭县做的一件小事又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燕化永乐乐亭工厂在乐亭开发区,这里还没有驻满企业,为我们提供蒸汽的热力公司还没有建成。为了保障燕化永乐的正常运营,政府主动联系另外一家热电厂,11月初就把蒸汽送到了工厂。这一次,政府又想到公司的前面了。

  今年12月15日,燕化永乐生产部门在北京的最后一个人也来到乐亭工厂,我们实现了属于燕化永乐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搬迁、撤退,对于公司来讲更像是一次提档升级,比如我们的投资额是同类企业最大的,我们的生产规模也得到了扩大。公司搬离北京比较早,现在也有了一次“新生”,同类企业肯定看在眼里。

  记者手记

  今年年底,公司将在乐亭举办环保农药全球论坛,业内大咖将齐聚这座冀东小城,他们将看到这里的现代化车间厂房。化工企业对北京来说属于过剩产能,但是对于河北乐亭来说,化工行业又是他们招商的一大方向。北京企业可以抓住协同发展的机遇,通过北京河北两地的错位发展,实现自身的提档升级,这有可能成为未来的一个潮流。

  本报记者 李如意

  经我推荐 100多个朋友来了石家庄

  讲述人:石家庄市乐城国际贸易城商户 邓丰国

  我在北京大红门服装批发市场有两个摊位,主要做中高端女装零售和批发。2016年7月,一个朋友告诉我,石家庄乐城有个京贸特卖会,让我过去看看,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拉着一车货就去了。结果一车货没用几天就卖光了,我又从北京发了几批,效果都很好,这让我萌生了把生意迁到乐城的想法。

  初到乐城国际贸易城,还是按照在北京经营的套路来,结果门可罗雀。后来我发现,来这里的顾客多以中老年妇女为主,一两千元一件的女装不太受欢迎。因此,我及时调整方向,主售百元左右的低廉服装,结果店里一下就热闹了。

  在乐城国际贸易城,我已经开了30多家店铺,服装、百货、甚至智能机器人都卖。在这里,我有了尝试更多可能性的空间,最明智的决定是来了石家庄,就是开100家店也没负担啊!

  在乐城,我感受到了家乡般的安定,因此想把还在北京打拼的兄弟们都拉过来。我有好几个微信群,都是一起在北京经商的朋友,我把商场人头攒动的照片发到群里,一下引起大家的讨论,纷纷问我这边儿经营状况如何。

  起初他们也有乐城市场还不健全等种种顾虑,这种心理我也有过,特别能理解。所以我让他们先把货发给我,我帮着代卖,结果销售情况比北京好得多。再加上我跟他们讲解这边儿的优惠政策,他们都心动了。

  现在经我推荐,已经有100多个朋友来这儿开了店。我走过的弯路他们也一样会走,但是我已经有经验了,可以及时将他们引回正路上。比如我现在的邻居向阳花服饰,是主售中高端羽绒服的,起初的经营状况也不太好。我就建议他进些价格低廉的摆在门口引客,客流量上来了,自然能带动其它类型羽绒服的销售,经营状况大为改观。

  记者手记

  他们考察过环京的很多地区,没有一个地方有这么大体量的,而且石家庄有1000多万人口,只有这么一个服装产业聚集区,未来一定能成为环京地区最火爆的服装批发市场!

  邓丰国数次强调他是怀着感恩的心在做事。乐城国际贸易城提供的优惠条件,成了邓丰国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机遇。期待更多的人看到这种机遇,期待更多的人搭上这趟顺风车。

  本报记者 吴娜

  搬到香河 公司更有精力做研发

  讲述者:汇天威(香河)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赵国瑞

  北京汇天威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为一体的3D打印高新技术企业,2016年入驻香河机器人产业港。和很多被动从北京往外疏解的企业不同,我们很早就开始谋求新的发展空间,筹划把工厂搬离北京。

  将公司外迁总要考虑政策带来的利好,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带动下,很多政策势必都会向京津冀地区倾斜,公司到香河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前景。

  我们将公司的部分研发和全部生产都搬到了香河,说是搬离北京,但地理位置上其实跟北京也没太大差别。我每周周一早上从天通苑开车来香河,七八十公里,一小时十分钟就可以到,比开车从北京南城到北城还要快。

  公司搬过来之后真是一年一个样。我们是第一批入驻香河机器人产业港的,现在工厂占地面积1万多平方米。在香河我们有4条流水线,每条流水线20分钟就可以生产一台3D打印机。

  在此前举行的乌镇互联网大会上,我们按照1:1的比例打印了秦陵兵马俑展出。产品知名度加上强劲的生产保障让我们的市场快速铺开,目前,公司已在全国多个省市发展了100多家代理商。

  这种变化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从我们的出货速度就能反映出来,过去我们在北京按照计划生产,没有库存;现在流水线作业,随时供货,一车车往外发货,有时车还不够。

  生产规模扩大的同时,生产成本在降低。以前在上地的时候,公司需要雇人做饭,解决员工吃饭的问题。搬到香河之后就不一样了,园区内有食堂,其他各类非生产类的工作由园区专门的人员帮忙做。专门的人做专门的事情,我们则有更多精力做研发和生产。

  记者手记

  赵国瑞凭着老北京人对政策的灵敏嗅觉,比别人先走了一步。他主动出击,抢占了政策的先机,这对很多承担疏解任务的企业来说是一种启示,北京固然更加接近市场、人才条件更成熟,但是寸土寸金、政策调整等因素都限制了企业的发展,与其在北京“死磕”,不如主动去北京以外的河北、天津等地寻找转型发展的机会。

  实习记者 丰家卫 本版素描/赵春青

中国商务新闻网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中国商务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总网取得联系。

如未与中国商务新闻网(北京总部)进行有效沟通的事宜,本网将视同为未曾联系,并不能给予答复、解决。

联系方式:

总网手机:18500026426(加微信请注明具体事宜)

总网固话:010-58360287、58360324

总网邮箱: comnews2015@126.com